邮箱 留言
论坛 注册
 本页位置: 首页 > 人物 > 艺海人生
文章来源: 中华读书报  日期: 2004年6月15日   

苏童的南腔北调
苏童

   80年代初,我在北京求学。初次离开父母尝试异乡客的滋味,

诸多困难其实都不算困难,唯一让我痛苦的是我的普通话常常让北方

同学笑话,我突然发现我说话很
不利索。

  第一个寒假后返回大学,我好心好意拿出家乡的橘子让同宿舍同

学品尝,一个东北同学脸上露出一种狡黠的笑容反问我:你请我们吃

什么?吃橛子?我说:怎么,你不喜欢吃橛(橘)子?那个同学大叫

起来:你才爱吃橛子呢,是橘子,不是橛子!我一下子面红耳赤的,

旁边有同学向我解释,橛子在东北一些地方方言中与排泄物意思一致。

我讪讪而笑,对自己的语音从此有了痛楚的感觉。

  后来我一直努力模仿北京同学说话,开始时舌头部位有点难受,

渐渐就习惯了,不卷舌头反而不会说话。有个上海同学跟我常在一起,

我总是批评他说话都是唇齿音,不懂卷舌。他当然不服气,说我乱卷

舌,于是找一个北京同学来评判。我记得那个同学用同情的目光看着

我们两个南方人,沉吟了一会儿说,你们说得还不错,不过听上去一

个舌头长了点,一个舌头好像又短了一截!

  我当然属于舌头短了一截的。就这样短着舌头说了几年话,毕业

离开了北京。据我的几个朋友回忆,我初到南京的时候是说着一口京

腔的,那大概不是恭维,因为我听出朋友们的潜台词,意思是说你到

南京这么多年,普通话已大不如从前,已经很不标准了。我不以为然,

我觉得只要我想说好就能说好,但事实证明我的自信没有根据。有一

次一个10年未见的大学同学给我打电话,聊了一会儿他突然大叫起来,

说:你的舌头怎么啦?我惊愕地反问道:我的舌头怎么啦?他说,怎

么又向前窜了,整个一个南蛮噘舌之人!

  这个电话让我百感交集,我想这对于我大概是个无法置换的悲哀,

我的舌头又出了问题!在经过了多少年风雨之后它回到了原先的位置,

按照惯性在我的口腔里运动,我知道我现在说着一口无规无矩的南京

腔加苏州腔的普通话。

  或许这不是悲哀而是我的智慧。人类其实都一样,他们在漂泊的

生活中常常适时地变换语言,人类永远比鹦鹉高明,这就是我们通常

所说的南腔北调的由来。

  (摘自《苏童散文》)


全文检索
搜索引擎
旧报查询
 
本周调查
笔 名:  Email:
标 题:
内 容:
 
 
新闻网站 | 天气在线 | 电视节目 | 广告报价 | 网站介绍 | 编辑信箱 | 投稿信箱
文化部 | 教育部 | 科技部 | 卫生部 | 中科院 | 社科院 | 图书馆 | 大学 | 科研院所 | 医院
报业集团主办
地址:北京市崇文区珠市口东大街5号
邮编:100062 电话:010-67078856
网管信箱  本站声明

光明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  京ICP证010288号
总监制:张碧涌
 法律顾问:
宫伟力 赫英强 律师